澳门永利集团3044con(中国)股份有限公司 - 百度百科

文苑撷英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首页 >> 文苑撷英
杨博宇——《最懂我的理发师》
发布时间:2024-03-11     作者:杨博宇    浏览量:528    分享到:

二月二剃龙头,一年都有精神头。这一天,街上大大小小的理发店人满为患。

“毛儿,头发太长了,妈给娃找把剪子修一修。”

“今天进城去,妈给你把头发剪一下咱再走。”

“我娃理完发真帅!”

过去习以为常的场景,如今却离我越来越远。

时间回到二十年前,那时候家住在农村,剪头发要跑到10公里以外的镇上,家里没有交通工具。有一次,我的头发又长了,妈妈实在看不过眼,就找了把板凳让我坐下,找了张报纸撕了个洞让我套在脖子上,抄起剪刀就开始给我剪,因为剪刀很“木”,剪的过程中,揪得我头皮发麻,我随即号啕大哭,就这样妈妈完成了第一部“作品”——“三毛”发型。

等到妈妈第二次给我理发的时候,我就非常反抗,因为用家里的剪刀理发实在太痛了。妈妈不服气还想再试试,于是斥50块钱“巨资”,去镇上买了一个理发店用的同款手动推剪,这个确实比家里的剪刀要利索多了。回家后,我又被抱上板凳,配合妈妈创作第二部“作品”,这次虽然不揪头发了,但妈妈第一次用这种新产物,一顿操作后,发现要么左边长了、右边短了,要么有个直接推到头皮上的小坑,总之第二部“作品”依旧进行得不太顺利。

娘俩的信任再次崩塌,到了学校,同学们都笑我的发型,回家后我便哭着说:“我再也不要你剪了,明天没脸去上学了。”谁能想到,我这么一说,反而激起了妈妈学习的斗志,她几次到周边的理发店请教,没过多久,又胸有成竹地对我说:“相信妈妈,妈这下真学会了,如果再没剪好,妈妈就再也不给你剪了。”

幸好,第三部“作品”完成得非常顺利,也是我想要的发型。从此,娘俩的信任便再次建立了起来,此后我头发稍微长一点就追着让妈妈给我理发,当别人还在理发店排队的时候,我的头发已经回归清爽。

随着生活条件逐渐变好,不插电的手动推剪也逐渐被淘汰,换成了电动推剪,妈妈的手法也随之越来越娴熟,轻轻松松便可以完成时下最流行的发型。剪发工具的更新换代,记录了我的成长,也记录了这个家的变迁和发展。上初中的时候,搬到了城里,同学都问我去哪家理发店剪的头发,那时候,农村出来上学的我还羞于告诉他们是我妈妈剪的,就含糊地说了一家。现在想想,真是后悔。

剪发工具越来越先进,妈妈的手法也越来越熟练,她也成了最懂我的发型师。她就这样在我的头上练了十几年的手艺,我离家的日子也越来越近,后来高中毕业上大学直到参加工作,每次走的时候我都会让妈妈给我理个发,清清爽爽地出发。(韩家湾煤炭公司 杨博宇)

XML 地图